欢迎光临新河县常兴水利机械厂官方网站!
0319-4865330
热点新闻News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新河县常兴水利机械厂

全国咨询热线:0319-4865330

手机:13503287901

电话:0319-4865330

传真:0319-4865330

邮箱: hebeiz688@163.com

QQ:1632263392

地址:新河县白神工业区

专访陕西省水利厅引汉济渭办副总工张克强

2013-3-14
  陕西水资源总量不足,时空分布不均,缺水是制约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“瓶颈”因素,引汉济渭工程即是针对这一问题规划的重大水资源配置措施。

  而承担这一重要角色的汉江,同时也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地,同时,除陕西外,它还穿越四川、河南、湖北等人口密集省份。

  在这个水资源的权场中,陕西的引汉济渭工程到底何去何从,本报记者专访了陕西省水利引汉济渭办副总工程师张克强。

  枯水期少调水

  《21世纪》:引汉济渭源头是汉江,汉江同时又是南水北调中线调水工程的水源地,陕西是如何跟下游省份和有关部门谈这个事的?

  张克强: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汉江水资源的调配问题,这个是国家层面上的事,不是我们跟湖北省两家能够把这个问题谈下来。当然湖北也有一些意见,我们跟湖北也有一些交流,但是最终这个问题的确定还是在国家的规划里确定的。总体上看,汉江还是一条水资源丰富的河流,汉江的水资源量550亿,相当一条黄河。

  《21世纪》:550亿指的是每年的径流量?

  张克强:对,汉江是长江中下游最大的支流,总体它的水量还是比较丰富,水质也好。特别在汉江上游,它有380多亿的水量,其中70%是从陕西进入汉江的,我们跟湖北的交界断面叫白河,白河断面每年有270亿左右的水量进入汉江,另外汉江还有一条重要的支流叫丹江,为什么叫丹江口水库,就是丹江汇入汉江那个地方。陕西在丹江的上游,下游进入河南境内,有十几亿水,加起来我们在陕西在汉江的产水量是280亿,这占到丹江口以上水量的70%。

  但是陕南地区利用汉江的水量就20多个亿,陕南有700多万口人,有3个市,安康、汉中、商洛。这个用水水平在汉江流域是最低的,因为陕南这些区域贫困,多山,农田很少,工业也非常落后,所以它的用水量就少。我说的用水量20多亿,它实际耗水才有10多亿水。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再调10多亿水,从总体上对汉江、对南水北调中线调水,对汉江下游的用水不会造成难以接受的影响。

  《21世纪》:但汉江是水量时空变化非常剧烈的一条河,有的年份水很多,有的年份水很少,如何保证在枯水期能够做到上下游都能合理用水?

  张克强:汉江水量最大、最少可能相差到4-5倍。这种情况下陕西也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态度:枯水期少调水,共同克服困难。南水北调设计调水95亿,但最少年可能只调60多亿,我们引汉济渭设计调15亿,到那种情况也只调三四亿,我们有一个明确的态度,这种情况下接受长江委流域机构的统一调度。

  替代不合理用水

  《21世纪》:引汉济渭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?

  张克强:引汉济渭就是把汉江上游的水调到渭河流域关中地区,供给城市和工业用水,解决现在关中因为缺水对发展和生态环境的影响。

  实际上应该说它首先是解决生态环境问题,因为渭河流域现在因为严重缺水造成很大的生态环境问题。关中以渭河为代表的这些河流,在枯水季节没有足够的生态流量,水普遍的都少,大河小河都干,水少了。这是一个。

  第二个水质污染也很严重,水质污染当然和排污有关系,另外和水的总量少了也有关系,水量多了自给能力就强,它的稀释能力就强。所以水少、水脏这是一个环境方面的问题。

  再有一个问题就是陕西大量的地下水超采,像最严重的西安地区,最大的地面沉降量超过1.6米,有的裂缝长达60多公里。你要修地铁,搞房产开发,这个裂缝还在发展,这就对城市建设造成了隐患。再一个就是西安的地方还有一个特殊,就是文物很多,大雁塔在90年代初就倾斜了1米多,当然后来因为限制地下水开采回灌,把地下水灌下去,算控制住了。

 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,地表水污染比较严重,补到地下水里面去,地下水再污染了很难治理,所以现在地下水的大量下降,对地下水质也是一个威胁。

  目前关中的用水量至少一半以上要靠地下水来解决,地下水的超采量每年大概平均4.6个亿,水位在持续下降。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讲引汉济渭,它是要替代这种不合理的用水,替代超采的地下水,满足现在城市发展以后新增的用水量。

  《21世纪》:整个引汉济渭工程预算资金有多少?

  张克强:估计需要180多亿。

  《21世纪》:这些资金怎么筹集?

  张克强:我们有几个渠道,一个作为基础性的工程,财政要拿资本金,资本金就是我们申请国家补助一部分,然后省上拿一部分,另外输水区的财政也要拿一部分,这个输水区拿这一部分我们也叫购买水权,就是你要取得用水权,你得拿资本金,这个大概占到三分之二,这对我们项目来说它的资本金有三分之二,另外三分之一靠我们项目贷款,此外我们将来工程运行以后,还有水费收入,大概由这么几个部分来组成。

  置换黄河用水指标

  《21世纪》:汉江水入渭之后最后要入黄河,增加了黄河的流量,引汉济渭的工程完成之后能够置换出多少黄河水用水指标?

  张克强:这个我们已经做了分析,工程运行以后,黄河能增加7亿-9亿的水量。按照省里的想法,通过引汉济渭,再从渭河放水给黄河,那么在黄河上游的陕北就可以多取一些水,我们也在请有关机构进行研究,当然我们最好希望一换一。

  现在主要有两大问题,一是进入黄河的水量,在黄河水多的时候补进去,意义不是很大。另外就是我们补的水和黄河来的水之间水质差异问题。我们现在河道里都没留生态流量,随着利用地表水的工程,都要留生态流量,这个水肯定是好水,第二个就是地下水限采了以后,地下水会归到河道里头,这一部分水也是水质比较好的水,而不是很好的水经过处理以后还到河道里,肯定不如河道天然的水质那么好。

  《21世纪》:所以应该有个折算,而不是按一比一的比例?

  张克强:我们做过折算,我们黄委对这个事也很重视,黄委的专家委员会前后两次到我们这个地方考察研究这些事,他们对这种大的思路,大的水量是认可的,但是就是具体的一些细节问题再做一些研究,我们希望能用一些黄河水解决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的问题。

  《21世纪》:引汉入渭之后,关中和陕北地区如何给陕南地区以生态和用水补偿?

  张克强:首先从宏观层面上讲,这个工程对陕南、陕北都是有利的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陕西城市化的承载地在关中,陕南、陕北都没有大规模发展城市化的条件,特别陕南地区它的人居住的安全环境非常差。现在省上搞陕南生态移民,但是这个要实施起来非常难,难在你要给这么多人安居,还有一定的产业让他能够生存下去。

  陕北也一样,陕北没有水源,虽然人均的水资源量比关中多一点,但因为它很分散,水资源的开发难度很大。所以说从长远的历史角度去看,关中未来是城市化一个主要的承纳地。

  关于补偿的问题,实际上这个机制现在已经存在了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,给我们陕南水源区财政转移支付已经有了,每年的钱还不少,一个县可能下来几千万元。

  但是我感觉,这几千万,没有一个县说这是够的。多少算够,多少算不够,我认为缺乏一种科学的评价的机制,当然现在国内一些研究机构也在研究这个事。

  我认为应有一种合理的评价机制,然后依此建立起合理的转移支付方式,而且让当地的老百姓能切身感受到,这就是我为了保护水源,输水区的人补偿给我的,我应该得到的好处,拿到这个好处把水源保护好,然后约束自我的行为。